汪曾祺与《人间草木》

发布时间:2019-04-03 编辑:廖又明 浏览量:【字体:

有这样一个老头儿,在岁月中活成了“精”。他爱吃喝,爱唠叨。他还将这样唠唠,积攒成了散文集,有写吃吃喝喝的,就是《人间滋味》;有写花花草草的,就是《人间草木》;有写自己最爱的戏剧的,就是《人间有戏》。

这样一个老头儿,吃过无数的苦,他能苦中有乐;他创造出了“人走茶凉”这个成语,却并不认为人性就是凉薄。贾平凹在一首诗中这样评价他:“是一文狐,修炼成老精。”

他是汪曾祺。他被喻为“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”。

汪曾祺读大学的时候,正逢抗日战争,清华北大南开等大学在昆明组建了“西南联大”,看过《无问东西》的人就知道那段历史。

西南联大的学制四年,才子汪曾祺读了五年。他的英语挂科了,多读一年。

在他的笔下,西南联大的师生有着代表中国人脊梁的“精气神”。

他笔下的金岳霖说到为何研究逻辑课,大师说:我觉得它很好玩。

他笔下的闻一多上课:打开笔记开讲“痛饮酒,熟读《离骚》,乃可以为名士”。

日本人轰炸昆明,这时候昆明的防空警报响起,西南联大的师生就需要就近躲入防空洞。这时多么紧张的时刻,汪曾祺还可以给自己加无数的内心戏:

一有警报,别无他法,大家就都往郊外跑。叫做“跑警报”。“跑”和“警报”联系在一起,构成一个词语,细想一下,是有些奇特的。因为所跑的并不是“警报”,这不像“跑马”、“跑生意”那样通顺。但是大家就这么叫了,谁都懂,而且觉得很合适。也有叫“逃警报”或“躲警报”的,都不如“跑警报”准确。“躲”,太消极;“逃”,又太狼狈。唯有这个“跑”字于紧张中透出从容,最有风度,也最能表达丰富的内容……

生死关头,汪曾祺还在兴致勃勃的咬文嚼字,看似很“二”,却是中国打赢抗日战争的关键所在,汪曾祺在文章的结尾这样写:日本人派飞机来轰炸昆明,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军事意义,用意就是吓唬吓唬昆明人,使人产生恐惧。他们不知道中国人的心理是有很大的弹性的,不那么容易被吓唬。大家这个民族,长期以来,生于忧患,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,都用一种坦然的精神对待之。

汪曾祺一生诸多波折。他曾高不可攀,也曾跌入尘埃。但不管多倒霉,他的文章,始终都是轻松自然,透着幽默。

这个老头将人生看透了,最能够体现他“看透”的一个词语,就是他独创的词语“人走茶凉”。

“人走茶凉”,老头儿将人生看得多透彻,很多将人生看透了的人,会有出世之感,众人皆醉我独醒,众人皆浊我独清。但老头儿非常入世,相反,他对世间的一花一草,一饮一食,一春一秋,欢欣鼓舞。他看开了。

老头儿离世已经22年了。他走了,茶却没有凉。越来越多的人,喜爱他的为人处世,喜爱他的散文。

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

Copyright@2001-2017 澳门新葡萄京 All RIGHTS RESERVED

湘ICP备14000339号-1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432号

总访问量: 更新文章数: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